不要成为神话或矮人评级机构:myenglishispoor

时间:2019-03-25 05:43:06 来源:杜集农业网 作者:匿名
  

摘要: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全球两大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将中国评级展望评级下调至负面,这再次引发了媒体的批评和反思。评级机构必须进行改革,但也应该承认并非所有问题都是由评级机构引起的。关于myenglishispoor的最新新闻和信息。

腾讯财经新闻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丝绸之路被提及。人们认为这可能是沙漠商务旅行的不断旅行,也许是国际商务旅行的各种宝藏。中国新的丝绸之路项目由铁路,高速公路和石油管道组成。

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世界两大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将中国评级展望评级下调至负面,这再一次引发了媒体的批评和反思。评级机构必须进行改革,但也应该承认并非所有问题都是由评级机构引起的。所谓“不配名誉”和“摧毁整体”。在进行正确和错误判断之前,我们首先应该澄清事实判断。

首先,中国评级展望的评级下调是否等于降级?作者注意到,在大多数媒体报道中,使用了“降级”一词。

但事实上,评级机构将一个国家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这意味着该国可能会在一到两年内降级,但也可能将前景重新调整为“稳定”。

例如,在2011年初,标准普尔下调美国评级展望,随后在当年8月降级。同年降低美国评级展望的穆迪(Moody's)两年后上调美国评级展望并未下调评级。因此,这次中国是否会被降级仍然是未知数。最终结果取决于宏观经济趋势,改革进展和政府影响等因素。

其次,国内专家是否谴责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一直很苛刻?”就穆迪而言,其目前对中国的长期信用评级为Aa3,这是穆迪评级第四高,这意味着“高质量,低信用风险”。

穆迪分别在2003年,2007年和2010年三次提升中国的信用评级。中国目前的评级不仅高于日本,意大利和以色列作为发达国家,而且高于几乎所有主要新兴经济体(仅低于韩国)。第三,许多媒体批评也是基于西方评级机构的政治动机,甚至认为这背后有金融战争的阴谋。主权评级并不总是避免牵连政治,但评级机构所涉及的政治更像是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博弈,而不是主权国家之间的博弈。

在欧洲债务危机期间,欧盟委员会成员建议禁止评级机构对受援欧元区国家进行主权评级。德国和法国也联合呼吁对评级机构的主权评级方法进行调查。标准普尔于2011年8月5日下调美国3A评级。两周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对标准普尔进行调查。十八天后,标准普尔首席执行官德文查马被迫下台。两年后,联邦政府起诉标准普尔。声称50亿美元。

对任何政府来说,主权评级越高越好;对于市场而言,评级应尽可能准确地反映实际风险,政府和市场力量将发挥作用。评级机构或妥协,但不一定符合政治压力。在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具有强大政治影响力的法国主权评级被降级了两次。标准普尔付出巨大代价后,发誓不提高美国评级。

因此,评级机构所涉及的“政治”更像是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博弈,而不是国家之间的博弈。对于评级机构来说,与西方政府进行一场血腥的竞选并转而与西方政府面对其他国家展开金融战争是不合理的。

第四,媒体对评级机构的共同批评还包括评级机构未能发挥“反周期”作用,即未能预见次级抵押贷款和欧洲债务。但没有任何政府,公司或经济学家能够准确预测经济危机。在次贷危机之前,评级机构犯了比银行和政府监管机构更多的错误。这是由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整体缺陷,而不是评级机构的犯罪。

评级只是对当前形势的“看法”,即评级专家分析的建议(受美国宪法保护自由第一修正案保护)不是对未来情况的“预测”,而是而非宏观经济学。预测情况。因此,“欧元之父”蒙代尔说:“我们需要将评级机构的责任与宏观经济问题区分开来。”第五,有人批评评级机构正在加剧经济周期波动,即在经济上行周期中提高评级以推动泡沫,并在下行周期中降低评级以增加恐慌。然而,就因果关系而言,经济形势恶化导致评级下调,而非评级下调,导致经济形势恶化。真正引起市场波动的不是“信使”,而是危机本身。

降低经济衰退时的评级确实更糟,但如果评级机构无动于衷,则会导致信用风险的扭曲。因此,评级下调和市场动荡都是导致下行周期难以避免的结果。

第六,常见的批评还包括垄断。标准普尔和穆迪的全球市场份额为80%,另外Fitch拥有96%的市场份额,政府是这一垄断的重要推动力。首先,政府严重依赖金融产品和银行监管的评级,这直接导致“具有系统重要性”的评级。

与此同时,政府对评级机构的认证也是垄断的原因。自1975年以来,只有AAA认可的评级机构(NRSRO)才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评级业务,这使得无法获得认证的中小型评级机构难以拓展业务。

上述分析不是为了捍卫评级机构,而是为了澄清问题的根本原因并确定责任。因此,目前评级机构的改革应该集中在三个主要方面。

首先是通过评级机构的监督不断改进业务。例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于2014年8月开始实施评级机构的新规定,以促进评级机构改进评级方法,提高评级质量和评级透明度。其次,政府应降低进入门槛,鼓励行业竞争。近年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直在推动中小型评级机构增加市场份额,并增加NRSRO认证评级机构的数量。由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共同建立的中国大公国际和世界信用评级集团都是有用的尝试。再次,减少市场对评级机构的依赖,并寻求其他信用评估来源。例如,在评估某种金融产品的信用时,信用违约掉期(CDS)也可以反映其信用风险,这可能是评级的有用补充。

简而言之,不可能要求评级机构不要犯错误,让评级机构闭嘴会更加适得其反。正确的想法不是成为一个神话或使评级机构相形见绌,而是将其视为市场力量的一部分,并减少监管和市场对评级的依赖。新华社北京4月26日电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26日会见了柬埔寨芬兰人党总统诺罗敦·拉那烈王子。双方就双边关系和党际关系交换了意见。 。